拜伦诗选


《唐璜》(节选)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咏锡雍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 《恰尔德·哈洛尔德游记》(节选) 洛钦伊珈 好吧,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给奥古丝塔的诗章


绝色赌妃3txt

〔其一〕


当四周逐渐阴沉暗淡,
理性悄然隐没了光线,
希望的火烛摇曳欲熄,
我在孤独中 徊茫然。

在没有星月的午夜时分,
心灵展开激烈的搏斗;
弱者绝望,冷漠者离去,
致命的摧残被称作宽厚。

逢命运转逆,爱情远走,
憎恶的飞矢万箭齐射,
你是我希望的唯一星辰,
跃然而高悬,永不陨落。

啊,幸有你清辉永驻的光芒,
像天使的眼睛,将我看护,
以永远闪烁的仁慈之光,
屏退我身旁沉沉的夜幕。

当乌云飞临你的头顶,
试图笼罩你闪射的光芒,
而你远射的明辉却愈加纯净,
把袭来的晦色逐一驱光。

愿你心能将我教晦,
何事勇猛,何事当容。
你的一句轻柔细语可抵消
世人对我所有的卑鄙指控。

你就像枝叶茂密的大树,
躯干挺拔,却微微俯首,
始终不渝地张开慈爱的手臂,
用绿荫将你眷念的故物护守。

听任狂风暴雨席卷大地,
你依然是那般热切温存;
在风雨交加的时刻里,
洒泪的绿叶温暖着我的身心。

但让灾厄落在我头上吧,
我决不能让你遭受恶运;
当明 陨了傅 天国要奖赏
仁慈者——你就是第一人!

让退色的爱情断绝吧,
只有你的情谊永世难诀;
你心虽善感,却从不改变,
你灵魂柔顺,却永不妥协。

一切都失去,唯有你依然,
你用忠实可靠的胸怀证明了,
这世界并不是荒原所在——
甚至对我也不例外!

 
〔其二〕

吉祥的光阴一去不还,
命运之星悄然陨落,
而你仁慈的心却不愿发现,
众人对我那些过错的指责。
你深深体察我悲痛的情怀,
毫不畏避地与我分尝,
我所能想象出的挚爱,
寻无觅处——除了你心上。

大自然把笑颜舒展,
这最后一笑是对我的酬报,
我不能视它为欺骗,
而是把它当作你的微笑。
当狂风席卷着海浪,
一如我曾信任的心向我袭击,
假如那波浪激起我的感触,
那就是,为什么它把你我分离?

我希望的唯一基石已崩溃,
碎片纷纷落入海水;
心灵只好交给痛苦发落,
但它决不把痛苦的奴隶作。
种种磨难在追逐着我,
它们摧毁我,却休想侮辱我;
它们折磨我,却休想制服我;
不屑想它们,心中只想着你!

你人情练达,却不欺骗我;
你是个女人,却不曾遗弃;
尽管被我爱,从不伤害我;
虽然遭诽谤,却也不回避;
尽管被信赖,不曾回绝我;
虽然分离了,并不想摆脱;
尽管很警觉,绝不污蔑我,
只为防人曲解才甘于缄默。

对这世界我并不鄙薄,
也不在意世人对我的谴责;
但我无法尊敬这一切,
多蠢啊,我早就应该设法解脱。
我为此付出的代价有多大,
原来的料想远不及它。
然而无论损失多惨重,
决不能从这儿把你夺下。


在我往事的一片荒墟中,
至少还有这些令我追记;
它告诉我,我素日最爱者,
的确是世间难觅的珍奇。
像沙漠中的甘泉一样甜美,
像荒原里的绿树一样青翠,
幽寂中一阵悦耳的鸟啼,
向我的心灵将你描绘。 

张继光 温晓红 译


中国诗歌库 中华诗库 中国诗典 中国诗人 中国诗坛 首页